女子列检所的姐妹们

?发布时间:2020-03-19 ?【字体:??

  ■梁俊生  


女子检车员们站立目送检修完毕的铁路货车启动。


检查判断制动管系部件有无故障。


用手触摸滑动轴承外体温度,判断是否出现轴承异常高温故障。


记录准备检查与维修货车的车次、辆数、停车股道及相关要求。

  一张照片记录一个瞬间,成为历史的见证。总有些定格在黑白影像中的人和事,让人感受到社会前进的脚步,激励人振奋精神,走上新的征途。
  两年多以前,我的同事、太原北车辆段工会女干事李金花办理退休手续时,特意将她保存的女子列检所姐妹们的几张工作照赠予我,留给我存档。接受这些照片时,听她讲述了诸多往事,让曾担任过检车员的我加深了对女子检车员的记忆。
  太原北车辆段地处太原市尖草坪区,紧邻太原北站货车编组作业场,担负着铁路货车定期检修和运用检修任务。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有6年的时间,每年都有一拨从太原铁路机械学校车辆专业技校班毕业的女生被分配到太原北车辆段太北一场列检所担任检车员。到1983年上半年,列检所的女检车员已达百余人,另有不足她们半数的男检车员及从事其他管理工作的男职工。因此,这个列检所被称为“女子列检所”。1983年下半年,太原铁路机械学校停办车辆专业技校班,续招并扩大车辆专业中专班,但该专业不招收女生。因此,她们成了新中国成立后山西太原地区唯一的女检车员群体。据了解,在全国各铁路车辆段中,设有女子列检所的也很少见。
  检车员的工作是对停留在铁路货车作业场内的货车进行检查与维修。检车员被人们喻为“货车医生”。检车员手中拿着检点锤,就像戴着听诊器的医生给病患诊断疾病那般,按规定动作对每辆货车进行检查,兼用耳听、眼观、手触、鼻嗅、脑判之法,依序在车体旁、手闸踏板上、车底下,重复完成抬头、攀上、下蹲、探身、钻入等动作,用耳朵细听检点锤敲击的金属声,用眼睛在车体、车轮、转向架等近百个部件上认真搜寻,以判断列车有无故障,然后把发现的车辆故障登记在随身的《检车员手册》上。检查完之后,她们再依次更换磨耗过限、裂损件,铲除闸瓦磨在闸瓦托上的熔渣,安装新闸瓦,调整制动行程间隙,更换变形的制动梁,紧固松动的大小螺栓等。遇到车辆故障较多时,上一个班,检查加维修工时长达12个小时。
  那个年代,列检所的工作条件非常简陋,待检室、更衣室、办公室等是低矮的平房,木制的更衣柜不带门也没锁,上班时人人自带饭食,放到锅炉房蒸饭箱内蒸熟或加热,作为午饭或夜餐。检车员上线路作业时,携带检点锤、扳手、开销器,夜班还要带上检车灯。铁路有句行话叫“客车白天跑,货车夜里跑”,可理解为客车夜里跑得少,给货车夜里跑腾出了线路。检车员上夜班时常常是货车密集到达的时段,忙得连进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奔波在作业场上,还要兼顾听着线路上高音大喇叭里传来的计划值班员作业安排,不停地转道作业,有时还少不了紧跑几步。每次作业时,检车员对每辆货车都要弯腰、跨步、钻车、探深、钩拉,重复同一套检查动作。每上一个班,检车员面对货车的上百个配件都必须检查到位,一个班下来,每人连走带小跑有十几公里,弯腰、跨步、钻车2000多次。
  那个年代的冬季,夜晚气温低,室外哈气成冰,时有西北风刮得人脸庞生疼。那个时期,因材质不良、技术不过关等原因,货车制动机作用不良、制动梁折裂等故障频发,检车员在处理时常常是衣内一身汗、面额挂着霜。
  有个叫常文丽的检车员,因为身形较胖,加上冬天上夜班穿得厚实,每遇到更换折裂的制动梁就发愁。制动梁安装在车底下靠近车轮的里面,空间狭小,她要么钻不进去,要么钻进去了又腾转不开身体,无法拆卸、移出制动梁。但是她总要试着钻进去,往往钻了一半就钻不进去了。她从车底下退出来,一屁股坐在冰冷的线路上,放声大哭起来。在她附近检车的姐妹们听到哭声,知晓她又遇到了难事,抓紧干完自己手中的活儿,赶过来帮她。见“援兵”来了,哭声戛然而止,她又破涕为笑,忙着给钻进车底下的姐妹们递扳手,挪近待更换的新制动梁。更换近百斤重的制动梁也是个力气活儿,男职工干多了都受不了,检车员姐妹们靠的是联劳协作,互帮互衬,从没有被男同行们小瞧过。
  检车员的工作又苦又累,她们露天作业,风雨无阻,还要上夜班。重要的是,稍有闪失,漏检了严重故障,运行中的货车就可能发生事故,因此责任非常重大。超强的责任心、认真仔细、技术过硬,这是对检车员的职业要求,也是她们工作的真实写照。一年四季,寒来暑往,这些女检车员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努力追逐梦想。
  巾帼不让须眉,她们用青春与汗水为铁路运输安全做出了贡献。后来,这些女检车员有的成为技术业务骨干,有的成为快速修比武尖子,有的被选拔到干部管理岗位。
  武志华,当年是一位说起话来很慢、智慧的眼睛转得很快的姑娘,曾多次编织着当医生的梦。那是为了在乡下生活劳作又多病的母亲,她想尽一个长女的孝心。1982年临近高考,班主任说她有希望考上医学院。高考出榜了,她却找不到自己的名字。她离大专录取线差3分,但收到了太原铁路机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她在这所学校学的是机械制造,毕业后却分到了车辆段。专业不对口,工作不顺手,但她不怕这些,又开始车辆专业的学习,不到半年就入了门,检修货车合格率达到100%。
  武志华不是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人,她有自己的抉择,学舟不落风帆,立下了终身从事车辆事业的志向。1985年5月,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大连铁道学院函授大学车辆本科专业,成了车辆段的首届函大学员。面对函大6年20门专业课的学习任务,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课程中去。
  武志华入读函大两年后,因在检车工作中多次发现货车重点故障、防止行车事故,被选拔到技术室从事检修规章管理工作。她在新岗位上工作日渐起色,还结合工作实际撰写了有关货车检修技术的论文,在专业期刊上发表。
  李金花、武志华和姐妹们如同北方良原沃土上一株株挺立的向阳花,绽放的不仅是职业技能的光芒,还有对梦想、对生活的热爱。这些向阳花静静地开在阳光下、铁道边,展示出铁路女职工爱岗敬业、默默奉献的精神风貌,为运输繁忙的铁路站场增添了一抹耀眼的金色。
  本文图片均由梁俊生提供
附件:
回到顶部
xxfseo.com